渔网与姑娘

2019-08-27 20:51:54 野草2019年4期

许冬林

我们家来了两个女人。是一对母女,上门织网的。那个母亲应该不到六十,齐耳短发,嗓音大,很会说话。女儿二十一二岁的样子,话不多,鹅蛋脸,略显黑,说不上特别美,但总归是个姑娘,女孩子身上自然散发的青春气息,随着一颦一笑也像春风里的花枝一般摇曳可人。

她们住在巢湖边,除了善织渔网,还善讲故事。

那时我只有十一二岁吧,弟弟也才八九岁,正是一个恨不得整天睡在故事里的年纪。我们称呼那母亲叫织网奶奶,称呼那个姑娘叫织网阿姨。许多个晚上,那一对母女坐在床榻上织网,40瓦的电灯泡下,白色的渔网像条波光荡漾的银河,在梭子飞舞里欢快地流淌,我和弟弟坐在床边的脚踏板上听她们边织渔网边讲故事。偷盗的,救人的,寻母的,报仇的……乡村平淡寂寥的冬夜被这些神奇故事?#35834;?#20687;座幽深的古堡。

我们家的渔网还未织完,已经?#21483;?#26377;同村和邻村的人家来跟她们预约了。

只是没想到,村里一个光棍,人称“老八”,也来我家催问了。父亲私下里说,老八从来不捕鱼的,这回怎么也要做网?我妈说,老八到我們家瞟过好几趟了,就站在那织网姑娘身后,跟人家闲聊呢。我从大人的口气里听出来,光棍老八动机不纯。光棍老八的年龄跟我父亲差不多,我父亲三十六七岁了,也就是说,光棍老八比织网姑娘大了十几岁,亏他也敢想!

织网奶奶做生意做得很彻底,她把我父亲想要的所有尺寸的渔网都织好后,依旧没有善罢甘休,再次向我父亲神秘而隆重地推销一种三层网,就是外层的网眼尺寸很大,里层的网眼尺寸很小,这样的渔网下到水里,大鱼小鱼全?#23490;?#19981;了。我父亲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种渔网,自然,这种渔网价格不菲。织网奶奶的推销很具诱惑力,我们家再织三层网。

织三层网的时候,织网奶奶讲了一个故事:

“从前,一座大山脚下有一个村子,村子里有一户人家生养了一个女儿。女儿十八岁了,又漂亮又勤劳,?#22993;欢?#23110;家。一回,村子里的大人们都下田地去了,姑娘在水塘边的一块大青石上洗衣服,忽然山上下来了一只马猴,把姑娘一背,一路拖进山洞了。那马猴聪明啊,每出洞摘果子,总要搬了石头将山洞口堵好,不让姑娘出来。”

“那怎么办呢?”我和弟弟急死了。那个织渔网的姑娘见我和弟弟紧张样子,就笑。我妈喊我们去洗脸洗脚,要上床睡觉去了,明天还要上学呢。“不行,我们要把故事听完再洗!”弟弟抗议道。

“奶奶快讲!”我催道。

“家里人就?#37326; ?#21040;处?#25671;?#32455;网奶奶说。

是得要?#25671;?#25105;心想,怎么能不找呢?#32771;?#22914;有一天,我忽然丢了,我多么希望?#32844;?#22920;妈,甚?#23525;?#26449;子的人都来找我。更何况,是一只丑陋的马猴,一个漂亮的姑娘如何与一只马猴朝夕相对!

“后来,一个村子的人都出来?#25671;?#27700;底也摸过了,都没有,就算了。一年后,那姑娘在山洞里生出了一只小马猴……”

天啊!我大惊。

“因为生了小马猴了,那马猴便对姑娘看得不紧了,姑娘终于逃下山,回到家里。家里人都不?#31995;?#22905;了,因为那姑娘在山洞里不吃盐又不晒太阳,身上的?#22993;?#38271;得好长。姑娘就哭诉,说自己是在水塘边的青石上洗衣服被马猴拖走的。后来,家里人终于认出,烧水给姑娘洗澡,还用刀子把她身上的长?#22993;?#19968;块一块地刮掉……”

我听到这里,虽略感?#21442;浚?#20294;到底还是难过的。这姑娘,再怎么洗怎么刮刀子,都不如以前好看了吧。

我妈在旁边接口道:“也不是黄花大姑娘了!都生过了!”织网姑娘抿嘴一笑,乡村冬夜40瓦的灯泡下,织网姑娘沐着毛茸茸的微黄灯光,端庄又骄傲,像戏里的公主。彼时,织网姑娘是未被破坏未被沾染的黄花姑娘,她干净完整得像她?#31181;谢姑?#19979;过水?#22993;?#32593;过鱼的渔网。灯影绰绰中,她身后是我母亲叠成豆腐干子似的被子,大红底子上是牡丹凤凰的图案——?#36824;?#21916;气、成双成对曾是每一个乡下出嫁姑娘的美好愿望。母亲结婚十多年了,那个年代的被面禁得起洗,洗了十多年还喜气犹在。将来有一天,织网姑娘会像我母亲一样,以黄花姑娘的身份,端庄体面地嫁人,红衣红被红箱子。

“没想到,那马猴回山洞,不见了姑娘,就找到村子来了。马猴不知道姑娘是哪家的女儿,所以?#25237;自?#24403;初姑娘洗衣服的青石上吼:小猴妈,小猴娘,小猴在家要奶尝。那姑娘躲在家里不敢出门。马猴吼到天黑,不见姑娘,只好走了。不想这之后,马猴天天来,天天黄昏?#33258;?#38738;石上吼。姑娘怕得天天不敢出门,那姑娘父母又气又臊。谁?#25954;?#35753;邻?#21448;?#36947;自己的女儿让大马猴给糟蹋了呢。一家人就想点子治马猴。”

织网奶奶?#31181;?#30340;活先完,她去收梭子和丝线卷儿去了。故事撩在乡村的清寒冬夜里,悬而未决,我和弟弟急得要命。我们满怀不平,希望给马猴一个严惩。这时织网姑娘接上口道:“两个阿宝别急,奶奶不讲,我来讲给你们听。”我和弟弟激动万分。

“这不,又到了黄昏了,那马猴又从山上下来了,走到水塘边的青石上,小猴妈,小猴娘,小猴在家……?#22993;?#21564;完,那马猴就从大青石上嗷嗷叫着跑走了。原来,姑娘父母请教了高人,?#27809;?#28903;大青石,大青石烧得滚烫滚烫的,马猴的脚一沾就烫糊了。从此,那马猴再也不来了。”

织网姑娘将故事收了尾。马猴再也不来了,而那个姑娘刮去了浑身的长毛,换了新衣服,我猜想后面也要像我们村里的姑娘一样?#33633;荡?#25171;地另外嫁人吧。可是,我的心?#31449;?#26159;哀伤的,为一个少女的青春里无端横生的这些枝节。

我们家的渔网终于织完了,这一对母女收拾行李回巢湖边过年。年后,我和弟弟又?#31216;?#23567;书包扑打扑打着屁股,照例去上学。我把从织网母女那里听来的故?#30053;?#36716;述给我的小伙伴们听。早春空旷的田野上,油菜花?#22993;?#24320;,?#26174;?#33521;匍匐着青绿的身子,长得?#22993;?#39640;过田埂。我们一帮住在长宁河边的乡下孩子,都揣着一?#20146;?#30340;民间故事,在春风里呼啸着,在水边照影子长短,?#20154;?#30776;的泥?#27067;?#36215;的水花大。我们在游戏中慢慢稀释?#39318;?#20102;关于一个姑娘被马猴糟蹋的人间悲伤。

有一天,不记得是谁跟我说起的:阿晴,那个给你家织渔网的姑娘到老八家织网去了。

老八这个光棍,按说我们应该称呼他叔叔的。可是大人门?#36710;?#37324;都称他老八,我们小孩子听了,私下里说起也只呼老八。我们这个前前后后都临水的村子,村民之间,连连绕绕,多半是亲戚。我妈在家里嘱过我,见人要喊,不能哑巴似的。我妈把一条河堤上?#24405;?#37324;路上的大人,几乎都教了我怎么称呼,可是,他没有教我怎么称呼老八。

老八一家,在我们村,像是一个汉字被写错又涂改得面目模糊的存在。也许因为各种原因,老八的婚事被耽搁了,成为一个我们认为有着邪恶心思的光棍老八。

我听说织网姑娘又来了,心里自然高兴。曾经一个冬天,我听她和她母亲的故事,她和我吃住在一起,已经有了亲人?#27597;?#35273;。我好想快点去老八家门口,喊她一声“织网阿姨”。我甚至想,每天放学到她那里绕一趟,说不定她念旧情,还会给我讲上一两个故事呢,短点也不要紧。

我飞跑起来,手捂着我的小书包,让它不至于?#20197;?#31967;拍打我的小屁股。返春后的田野,青草的气息里掺夹着春水春泥的潮气,凉软的空气沿着衣领袖口进入我的身体,在肌肤上活泼缭绕着,我觉得自己也是一枚惊蛰后的虫子,浑身都是快活。

我一口气跑到老八家门口。太阳?#22993;?#33853;,在老八家的?#23433;?#29827;上筛下一片醉醺醺软答答的红光——春天来了,老八家的?#23433;?#29827;依旧是关的。老八家的门口也安?#29627;?#31354;荡荡的安?#29627;?#27809;有孩子的人家门口大抵是这样的吧,像个哑巴。我?#36710;?#36433;足靠近老八家的大门口,探头看,呀,织网姑娘就坐在门后呢,正在飞着梭子。老八就坐在织网姑娘身边,看她织网。我看了,心里有些失落,似乎觉得那织网的姿势只能是属于我们家的,坐在她身边看她织网的也只能是我和弟弟。我的目光掠过老八,朝着织网姑娘,亲热地喊一句:织网阿姨!

织网姑娘抬头看了我,也很开心,转身就抓了糖果让我吃。我才知道,老八为织网姑娘?#24613;?#20102;零食在身边,怕她织网累了饿了。我摆摆手不要。我不吃老八家的糖果。我踟蹰了一会?#20599;?#21035;溜掉,心里知道织网姑娘已经不是只属于我的了,我只能算是跟她?#40092;?#32610;了。

再后来,我每天上学放学都会经过老八家门口。有时我想到老八家里找织网姑娘闲聊几句,可是老八早就在门前的大场地上站着了,站得像一尊关公像,冷着脸对着我:来干什么!

我就?#35834;?#36864;了。原来,我们不?#19981;?#32769;八时,老八也不欢迎我们。这以后,我再没到老八家里去过。

老八家旁边的河堤上生有几棵大榆树和苦楝树,春天苦楝树开出?#36466;?#33394;的小碎花,我们在树下仰着脖子想采,却怎么也够不着。有时我们会爬上老八家的土篱?#26159;?#19978;,踮脚去采苦楝树花。

我们真的很想要采花吗?我们不过是要磨时间。在老八家旁边磨时间,希望有机会能等到织网姑娘出来,跟我不期而遇似的打聲招呼。

老八大约是听到了?#33795;?#30340;?#20652;?#21939;喳声,出来又是一声喝,于是我们一帮孩子又轰一声散了。

那个织网的巢县姑娘,像一粒细小的沙子,被老八像?#24433;?#20284;的含进了那座不开窗的房子里,似乎再也吐不出来了。我一个冬天亲热称呼的“织网阿姨”慢慢远去,远成了大人们闲聊时偶尔提及的“织网姑娘”。

织网姑娘和老八的事情成了我们长宁河边的民间故事:啊,那个织网姑娘在老八家织了三个月网了,?#22993;?#36208;……老八一个春上都没下田地,尽在家里陪那织网姑娘了……人家织网姑娘那么年轻,就?#25954;?#36319;老八?

织网姑娘据说终于织完了老八家的渔网,然后,沿着长宁河,再换一家去织。但是,据说织网姑娘在别家织网时,每晚都会被老八迎回去,在老八家过夜。老八大约到底不放心,终于把织网姑娘再次?#25429;?#22312;自己家里织网,我们?#23478;尚模?#32769;八家大?#23478;?#32463;装下了半屋子的渔网了吧——老八家多年的家底也许被掏得差不多了。

织网姑娘的母亲年后回来过一次,在老八家,陪她女儿一起织网。我们都觉得她妈妈这回是要把她这个织网女儿一?#26469;?#22238;去了。我心里也希望她们一起走。我不希望织网姑娘真的会嫁给老八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,?#35789;?#26159;在我这样的小孩子心里,我也觉?#32654;?#20843;配不上织网姑娘。

但是,听说织网姑娘的妈妈是一个人走的。走时,织网姑娘送她母亲,在河堤上,织网姑娘揉红了眼睛,被人看见了。老八就跟在织网姑娘身后,寸步不离,等织网姑娘流完了泪,再引她回家。大人们私下里议论,说织网奶奶贪钱,把个女儿丢下了,跑江湖的人心狠……

端午的时候,我们村的村民倾巢出动,都放船在长宁河里,下网捕鱼,老八也下河了。那一天,我们大人小孩都站在河堤上,看着河上的人、渔网、鱼儿。多半是自家人盯着自家的船,眼看一条条白花花的鱼儿纠缠在渔网里,被大人拖上船,总忍不住要喝彩。拖上船的鱼儿,180分的不情愿,在船里不停地翻腾跳跃,银色的身子在水上船上一闪一闪的。

织网姑娘这一天也出来了,站在河堤边,看老八下网捕鱼。老八在水上,岸上有女人在看他,他终于像我?#32844;?#20182;们那样了,是一个像样的男人。

那一天,一河的渔网都是织网姑娘和她母亲织的。只是,多年以后,我才明白,那一河的渔网里纠缠的,除了鱼儿,还有织网姑娘自己。

年底,织网姑娘也没回巢县,她是在我们长宁河边过的年,自然是在老八家。第二年春上,春风吹得长宁河两岸的?#19968;?#26447;花都开了,杨柳绿了,芦苇也亭亭起来了,织网姑娘似乎也成了我们长宁河的人了。她似乎已经不织渔网了。我们家的渔网够用好几年,老八家的渔网应该用上十几年也用不完,因为都不是专业捕鱼的人家,有田有地的,岸上能讨得生活,就不会下水去讨。捕鱼只算?#38376;?#38386;业余的一个娱乐项目。

不织渔网的渔网姑娘,偶尔会坐在老八的自行车后面,去街上逛逛,原先原始黑的直发也烫成了披肩的大波浪。她有时会出来,大约太无聊,站在河堤边的苦楝树荫下,?#26149;?#19978;鸭子戏水,看路上行人来去。我放学时路过老八家门口,看见织网姑娘,依旧会喊她一声织网阿姨,但是,只是礼貌和客气,我的情意已然理性地淡去。

听人说,老八家放鞭炮了!

在我们村,各家断断续续地都会有喜事,小孩子出生?#29627;?#20570;十岁?#29627;?#22993;娘出嫁?#29627;?#23567;伙子结婚?#29627;?#32769;人做寿?#29627;?#38548;那么几年,总要敞亮地放放鞭炮接几桌客人。但是老八家,这些似乎都摊不上。?#35789;?#32769;八的寡母要做寿,想想老八的情形,寿也做?#32654;?#28165;,不如不做。

关于老八家的鞭炮,大家思来想去,应该是老八订婚了。

老八订婚,这似乎有点可笑。这么大年龄了,还不如干脆结了算了,还订什么婚呢!

订婚,在我们那里,男方就要隆重地给女方买衣服、手表、自行车之类。织网姑娘估计是肯定拥有这些了。但是,我总怀疑,衣服、手表、自行车这些,并不是织网姑娘真的想要的。

路过老八家门口无数回,我看见织网姑娘的脸上,并没有我妈妈她们那种坦?#35805;?#24515;的笑容的。大约,织网姑娘已经明白自己像鱼儿被渔网缠住一样,走不脱了。

而织网姑娘,其实是多么想走的。

订婚在我们那里,还意味着,新准女婿是要拎着这些衣服、手表,推上自行车去准丈母娘家的。老八的婚,订得有些含糊不清。东西买了,放在自己家里,交给织网姑娘。

从大人们聊天中,我才知道,织网姑娘的难题出来了。因为既然订婚了,织网姑娘就必须要领着老八回趟娘家,?#20040;躒美?#20843;认个门。原来,织网姑娘每天都活在?#20998;?#26007;勇的战?#20998;小?#32769;八每天都在软?#24067;?#26045;,要去巢县,只有认过了门,认过了织网姑娘的女?#34903;?#20146;戚,这桩婚事才算是在乡人眼中有了合法性,才会被人认同和接收。

巢湖那么大,沿着湖边居住的村落人家有千千万,没有织网姑娘的引领,老八是找不到丈母娘家的。织网姑娘是慎重的,她没有带老八去自己家。她给自己留了退路。万一老八?#31995;?#32455;网姑娘的家了,有一天,织网姑娘悔婚了,老八会不会像那个马猴一样,天天跑到水边的大青石上吼叫,让姑娘继续跟他走?

“小猴妈,小猴娘,小猴在家要奶尝……”我经常想起故事里马猴的吼叫,每想起,脊背发冷。我一日日长大,渐知人事,万分?#24535;?#33258;?#33322;?#26469;会遇到马猴,遇到老八一样让我走不脱的男子。在一桩女人不?#25954;?#25509;受的婚姻里,男人的叫唤简直是黑暗和恐怖的。

我曾见过邻村一个女子,十八岁,刚结婚没几天就跑到我伯母家哭,央我伯母划船送她过河回家。伯母是她亲戚。那是一个黄昏,天已冷,夕阳挂在叶子稀疏的枝顶上,冷冷清清的样子。

那个女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身子就要瘫了,伯母在劝她。她的婆婆凶,她大约是过了门才知丈夫?#20154;?#22823;十几岁。

要有多么不?#25954;猓?#25165;会在被男人睡过后还想回家!我看着站在河堤上哭得歪歪倒倒的她,心里替她难过要命。

其实,即便她过河回了娘家?#21442;?#30410;,还会被她父母送过来。在乡下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寻常人家的女儿都命贱,有几个会被父母领回?何况她父母因为她而获得了一?#20160;?#31036;,足可以贴补兄弟来娶亲。

织网姑娘和老八的故事起了悬念,所有的一线观众和我们这些小孩子一类的二线听众,都在?#21364;?#30528;老八哪天动身和织网姑娘一道回巢县。

那时,我一直想不明白,织网姑娘为什么就做不下一个选择呢?或者就别了老八,彻底一刀两?#24076;?#25110;者,就领了老八回家,见过众亲戚。

难道是,织网姑娘在巢县已经许了婆家?一女不能同时嫁二夫,所以就这么拖着?或者是,织网姑娘娘家兄弟多,娶亲娶穷了,家里全靠织网姑娘一双?#32456;?#38065;?所以织网姑娘的妈妈眼见着女儿入了老八的虎口,也只睁只眼闭只眼,想来老八在织网姑娘身上投进去的钱,织网姑娘一家一时是还不上了。还不上,织网姑娘只能人质似的,继续陪睡老八。

老八最后到?#23376;?#27809;有去成巢县,我们?#20960;?#19981;清。有人说,织网姑娘被老八日日缠,缠得无法,只?#20040;?#32769;八回巢县。到了巢县,没进村,两个人?#21482;?#20102;我们长宁河。

我们慢慢知道织网姑娘的厉害。她知道怎么绕他。就这么绕一圈了,对老八多少是个交待;对于她自己,始终没有暴露她的老根據地。

织网姑娘的母亲到我们长宁河也来得少了。来了有什?#20174;茫?#21448;领不走她的女儿。

日子就慢慢耗吧。织网姑娘和老八就耗着。耗着耗着,织网姑娘的?#20146;?#19981;听话地大了。

老八的寡母在河边洗衣?#24202;?#30340;时候,及时散布消息。他们家向来喜事寥寥,偶然得了个女人?#21507;?#30340;事,在我们长宁河自然动静不小。消息很快就在女人们中间传开了,然后传到了男人们耳边,又长一截短一截地被我们这些小孩子的耳朵给捕捉到了。

我们综合大人们的私下谈论,在脑子里理出了一段符合逻辑的结论:织网姑娘?#21507;?#20102;,如果能生下孩子,这桩婚事基本就是定了,从此老八将像模像样地成为我?#32844;?#37027;样的男人,有老婆,有孩子,生活过得很庄严的样子。

那时候,计划生育工作抓得紧,老八要想合法生子,就必须赶紧办结婚证。老?#35828;?#28982;想办结婚证。没见上女方娘家人,婚姻得不到民间承?#24076;?#20294;是,若能办个结婚证,他这婚事就算是得到了官方承?#24076;?#37027;就铁板钉钉稳妥了。

算了算,至此为止,织网姑娘在我们村至少也待了有三年多了吧。我已经上初中了,开始从同学那里借她姐姐的席慕容诗集来读了。席慕容的诗歌里,有太多写爱情的句子:

……

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

长在你必经的路旁

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

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

……

我读着这样的诗句,经过老八家旁边开着?#36466;?#33394;小花的苦楝树下,渐渐淡忘那个曾经给我讲着马猴抢姑娘的后半段故事的织网姑娘。我似乎已经接受她成为一个身份模糊的女子,住在老八家很少打开窗子的房子里。

我的青春要开场了。

我的青春开场,读情诗,?#34507;?#24819;着小心思,追着三毛与荷西的故事,相信自己是个有远方的人,期盼长大之后也能邂逅一个遥远的荷西。

我的青春开场,而那个曾经坐在印着牡丹凤凰的被子前织网的姑娘,她的青春早已开?#22841;?#24149;。

我放学路过老八家门口,有时也能遇见织网姑娘。我一般只是礼貌地向她笑笑,已经不再亲热称呼她“织网阿姨”。

大人们说她?#21507;?#21518;,她在河堤边便不大出现。但我放学上学时,路过老八家门口会好奇地探几眼,不探她的脸,而是探她?#27597;?#37096;位置。她穿着原来的衣服,衣服已经包不住。她的?#20146;?#20174;侧面看,已经月牙似的拱起了一个忧伤的弧度。

她真的?#21507;?#20102;!

她靠在门边,茫然远望,也不跟我招呼,我也不跟她招呼。她靠在光线略暗的后门边,像一枚长在蒿草荫里的豌豆荚,没有阳光照射,成熟略微艰难。

我看着她?#21507;?#30340;样子,心里想起她们母女讲的马猴的故事。马猴把勤劳的姑娘背进山洞里,每日出洞都用石头封堵了洞口,直到姑娘生下小马猴为?#22466;?/p>

一个初夏的黄昏,有一回放学,我?#23545;?#30475;见织网姑娘和老八一道,在田野中间的小路上走。彼时天色晦暗,欲雨不雨的样子,田野上?#21442;?#34028;勃生长的气息透着股潮腥味,在空气里涨满了。他们慢慢地走,织网姑娘挺着笨拙的?#20146;?#36208;在后面,?#20960;?#20302;了头。我心里纳闷,他们的样子不像是逛?#21482;?#26469;,也不像是看风景,更不可能是干农活,因为自打来了织网姑娘,老八就没下过田地了,他是分?#32622;?#31186;都跟在织网姑娘身边,花钱,花时间,花心思。

过了一两天,吃?#25925;?#21548;大人们说,老八领着织网姑娘到村上去了,还找了村书记,说要打结婚证。书记没有莽撞行事,而是問织网姑娘,问她愿不?#25954;?#23233;给老八。如果?#25954;猓?#39532;上就给他们打结婚证,已经?#21507;?#20063;不罚款了,就让他们生下来。如果不?#25954;猓?#23601;不给他们打结婚证。织网姑娘在书记面前死死咬口不说话,她既不说自己?#25954;猓?#20063;不说自己不?#25954;猓?#36830;点头或摇头都不表?#23613;?#32769;八就急,在旁边催她。估计出门时,他们是说好了的,要打证,打了证,孩子才能生下来。老八催也没用,织网姑娘就是不作表?#23613;?#20854;实,谁都明白,织网姑娘不作表示,就是表示了意思,她不?#25954;?#23233;。

织网姑娘后来也不知在哪做了流产。有小个把月,我上学放学时没再见靠在门边远望的织网姑娘。老八家门窗紧闭,织网姑娘在做小月子。

后来,再没听说织网姑娘再次?#21507;?#30340;事。

做完了月子的织网姑娘依旧待在老八家,一过又是一两年,不再织网,也不下田地干活,她的活动?#27573;В?#20165;是老八家,?#32422;?#20174;老八家到水边洗衣?#24202;?#30340;那块青石之间这一段。

她没走。她也不打结婚证不生孩子,难道她就这样和老八一直耗着,耗到老。

大人们说起织网姑娘,已经是“老八的小?#23601;貳薄?#22312;我们那里,“某某人的小?#23601;貳?#23601;是某某人的女朋友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织网姑娘在我们长宁河边前后已经生活了六七年,?#35789;?#22905;怀过孕,但是在乡人的心里,她始终不是老八的老婆。

她自己大?#23478;裁话?#33258;己当成老八的老婆。她?#31449;?#26159;要走的。她只是人质。她前后欠了老八应该不少钱,但是,她已经不能自己出门去织网挣钱为自己还债了。她像一条出门觅食的鱼,本来可以自由游弋的,但是一朝缠进了她自己和老八经纬合织的婚姻和钱财的网里,她就是一条鱼了。

除非撕了这网。

我们慢慢习惯,在这条树荫浓密的河堤上,有一个他乡的女人始?#25214;?#26410;婚妻的身份和老八吃睡在一起的事实。老八的故事已经没了悬念。

正当我们已经习惯这一切时,据?#30340;?#20010;黄昏,织网姑娘的母亲来了,领走了织网姑娘。大人们猜测,她母亲一定丢了相当一?#26159;?#32473;老八,也可以说是还。

我常猜想,她母亲的钱?#24189;?#37324;来的呢?如果他们家当初是从织网姑娘身上?#20204;?#22238;家给兄弟盖房娶亲,那么兄嫂一成家,估计都不会再?#32479;?#26469;,赎回这个多年没回家过年的小姑子。难道是她母亲自己出去织网卖网攒钱的?她攒了这么些年,终于攒够了,回来捞女儿?如果是这样,她会不会在织网时跟另外的一些小孩讲故事,讲马猴霸占姑娘的故事?

织网姑娘离开我们长宁河时,应该有快三十岁了吧。那时,她身上青春女子的气息已经弥散,像清水流过已经干涸的一截河床,干枯的,模糊的,已经有了不甚明?#22351;母?#20154;相。这个年龄,在近三十年前,已经是大龄剩女。我不知道,她回家后,将怎样回答众相邻?#27597;?#31181;探询,又将如何去寻一个适合心意的男人为夫?

用我妈的话说:织网姑娘,早就不是姑娘身子了。

但我依然为她庆?#36965;?#29100;了这么多年,她终于还是走了。她不是漏网之鱼,她是挣破了渔网的鱼儿。?#35789;?#40060;儿已经伤了身子。

织网姑娘走后没几年,老八的寡母病故,老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。后来听说是入赘到外乡一个寡妇家,又听说老八似乎有了孩子,反正许多年他家的门过年时也没贴对联,门把手上一直挂着锁。

?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湮灭者祖拉玛特打法
街机电玩捕鱼下分版 重庆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盛世票秒速时时 欢乐捕鱼人礼包码 内蒙古时时玩法 群英会0426057期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后三基本走势图 90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王者荣耀妲己光胸图被躁 mg电子游戏摆脱心得 四川时时下载手机版式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哪个平台有台湾5分彩 赛车pk拾改单 时时彩每天赢钱的方法 哪里有艳照门的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