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猪一起生活的日子

2019-08-27 20:51:54 野草2019年4期

宣迪淼

很多时候,我讨厌和猪一起生活的日子。

雨水刚过,当阳光和乌云在天空中你来我往地撕扯了一段时间后,乌云到底扭不过,慌慌张张地让出了位置,跑得影都丢了。阳光就咕咚咕咚地跃下来,跳到屋顶上、篱笆下、院子内、田野里和我的身上,还有靠在栏干上滋滋吸收阳光的二花脸猪身上。

阳光下的江南依然湿漉漉的,随手一捏都是水汪汪的空气。

b

浦阳江的水已经泛起春潮,像个上了情的小伙子,蛮不讲?#28156;?#22312;田野四处伸展腰肢。我刚放学回家,坐在道地东沿猪圈边的石头上写大字。这些天,自从那次我竭力晃动泡泡袋书包(一种上面布满气泡,一捏,“嘣吧”作响的的塑料袋),为的不让两个中学生捏我的气泡时,不小心把唯一的毛笔甩到?#25749;?#37324;,我就没毛笔了。我尝试着冲锋了几次,终究干不过他们,也不?#19968;?#23478;告诉父母,只得用一截规制与毛笔差不离的松木棒写大字。我的娘,第二天,居然得了六个圈,好红的圈呐,要知道,以往写字作业?#19968;?#24471;的最高纪录也只是两个圈。不知咋的,从此我就十分?#25954;?#20889;大字了,当然是用松木棒尖写的大字。我总觉着用松木写大字挺顺手的,手不抖了,墨也不糊,只是笔划稍细了一些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横竖来回多涂一下,就粗?#25199;?#27491;了。我满怀信心地在阳光下创造着“松?#39318;幀保?#37027;时,二花脸猪在猪圈里正哼哼着,它三番五次用激动的鼻子尖在猪槽上添弄着什么,又不时转头去拱自己的稻草窝,满脸翻吐的净是白茫茫的水汽。

我平时很看不起这头二花脸猪,或?#21658;?#26159;这些猪们。虽说它们与我贴得蛮近的,课本上也说它们是精灵,走路有曼妙的舞姿,?#19978;?#21040;教室里那个被唤作“顾大嘴”的?#20013;?#23376;,常捏住鼻子,张开嘴,往里?#21653;?#21560;气,在我面前故意发出猪一般的叫声,我就十分讨厌他,大约他的?#31494;?#23601;是个猪八戒呗。再说,我家一里一外两个圈里的猪,它们的模样和身上散发出的?#25238;?#23454;在不招人待见。里窝的两头乌猪和一摞子小崽们与我们同吃同睡,就生活在楼梯下。母猪身子虽白净,但脸上?#32426;?#19981;平,一脸墨黑,还长了个大疙瘩,像生了瘤子的伛偻老人,眼睛泛红,毛发蓬乱,整天侧着身露出两排大大小小的奶子,叫?#26031;?#23475;羞的。它的崽也是,长得恍恍惚惚的,兔子般大小,肉红地泛着血色,嘴里“呜哇~呜哇~”地嚷嚷个不停。外窝呢,听了“二花脸”的名字就让人不顺心。不过,今天我倒是并不十分讨厌它们。尽管父亲来了,一定会叫我去割猪草,然而想到我一?#31508;芾鲜?#35807;病的墨?#39318;志?#30001;横竖颠倒的?#30340;?#26679;,今儿个?#26149;?#31354;出世般的硬朗起来,我小心儿就热乎乎的涨跳。

阳光把我与猪抱得更紧了。猪在圈子里叫起来,发出?#20985;?#39295;、饥饿”的言外之音,活泼泼的动词和亘古的条件反射终于催回了父?#20303;?#27809;一会儿,我就提着与齐身高的茶篮被使唤出门了。那时,风挂在树梢上,有?#21018;?#33853;到我的脸上,挺冷的。我又回到了寻摸猪草的灰色中。

初春的田野依然是大片大片的枯黄,像老女人染了色的发,在风中起伏着。我用回力鞋把地面踩得嘎嘎响,泥?#21520;?#19978;就到处荡起我生气的脚步声。来到田头,我寻摸了很?#33579;?#38451;光足的地儿,人们早已把猪草都齐刷刷拾掇干净了,只能到背阴处的田沟里和田埂的角落里去碰运气。

站在空荡荡的田埂上四下张望,上半坡田畈靠近水库和山麓,净是冷水田,四围只露出了枯稻草茬儿,有一串野兔子留下的梅花脚印歪斜地通向了山?#22466;?#26356;远更低的地方是黑色的淤泥地,收获过的玉米?#25749;?#19971;竖八地倒在边上。更糟的是,前面不远处,有一个荒芜的老坟似乎在打量着我和我的去路。我壮?#35834;ǎ?#20808;是走,再是小跑,接着大跑,最后简直就是飞跑了。

终于寻得一片无人打扰的野草地,星星点点的野草花在阳光下撒着欢。它们匿在山坡与田野的?#21796;?#22788;,与山风互相?#24895;瑁?#26377;色有调,有滋有味。我一来,它们也不?#24794;埽?#19977;三两两就?#36291;?#36827;了篮子。

当最后一片夕阳?#29615;?#40479;驮走,暮色漫过田野时。我深一脚浅一脚,扛着茶篮,拖着湿了里子的鞋?#20301;我?#25671;地回了家。母亲心疼地怨怼?#19968;?#24471;晚,把鞋子尽弄湿了。我生气地望着猪想,人在江湖走,怎能不湿鞋。这些该死的猪猡,净叫我不自在。

我沉着脸,一骨碌把鞋子和茶篮都扔在了廊上。我這气嘟嘟的阵势让肥嫩的猪草一蔸挨着一蔸,涨着水灵灵的身子滚溜了出来。苦马菜、野豌?#22466;?#31481;叶艾、土大黄、?#30331;?#33609;,田里、土里、圳里、沟里的,皆是尚好的猪草。

里窝内的小猪崽已经睡着了。母?#33258;?#24050;给它们撒了些番薯藤,一个个躺在猪妈妈身边,露着小肚腩,惬意得很。猪妈妈也得了特殊的?#23637;耍?#30058;薯藤照例有,还有?#24178;?#30779;糠水,心满意足地闭着眼睛照看着子女。一边用大鼻子理理上头的孩子的稚毛,一边又用大尾巴来回轻抚着后头的孩子的小腿。大约世上所有物种的母亲都有闭着睛照看子女的本事。

外窝的二花脸还没吃呢,得为它准备晚餐。母亲叫我烧上里锅的水,我唧唧歪歪地念叨?#35834;?#19978;了柴火。火苗蹿起来,老高老高的。火和怒气交织着,映红了我的脸,像小关公。父亲走过来,义正词严地和母?#23039;底?#29983;产的话。我默不作声地咬着牙,把牢骚往肚子里一点点下咽了。该死的猪,我的《一休哥》又赶不上了。窝在镬灶口捋不出法儿,我似乎有一种江郎才尽的无奈。

母?#23376;?#38113;刀“咔嚓咔嚓?#38381;?#30528;猪草,时间在“咔嚓”中飞速地跳跃着。她躬着身,手上的草卷匀匀地碎开来,发着野草的清香,丝丝?#22369;?#30340;,像城里?#19968;?#28304;?#27807;?#30340;白花花的大包子散出的葱花味。?#21830;?#22581;的是,这些草?#19968;錚?#19968;进锅里煮后就难闻。?#26434;?#33609;们来说,青春和成熟难道水火不容?母亲不时地夸赞我打的猪草嫩、新鲜,猪?#19981;丁?#20854;实,我也渐渐开始得意起来,母亲这样恰如其分的赞许,我的心腾腾的跳得兴奋了。多年后,走上教育岗位的我有时想,伟大的教育家不一定是在学校,严肃地督促我的父?#20303;?#27627;不吝啬地鼓励我的母?#20303;?#19981;时地送一些时令瓜果的邻里、有事时凑在一起相互支撑的家族?#31245;薄?#21040;处义务种?#19981;?#26408;的农人、冒雨骑电瓶?#24213;?#26102;上班的年轻人、在公园里互相搀扶着一起慢走的老人、在病床边守着父母的子女甚至一家子和和乐乐生活的猪们,都是我们学会生活的导师,或许他们都算是教育家。

做作业,采猪草,煮猪食,吃晚饭,玩耍,完成了一摞子事后,我累累地躺在床上,月牙儿无忧无虑在窗外小走着。迷?#38498;?#31946;中,听到父?#23376;?#19968;搭没一搭地轻轻跟母亲说,儿子今天表现不错,大字也写得硬扛扛的。母亲也说,可不,咱这二花?#25199;?#26159;他喂的。少年的心事来得快,走得也快。我就忽然一个人对着蚊帐心花怒放了,那时猪正在楼下的猪圈里吃得欢。

我终究有点?#19981;?#29482;了,虽然它们依旧挤占了我玩耍的时间,虽然我的生活空间都散发着恼人的猪圈味。

日子在猪的哼叫声的伴随下不紧不慢地流?#39318;拧?#37027;天,当父亲给猪的稻草铺圈换了“?#26053;?#34987;”后,我踱到他们跟前,它们正上蹿下跳地整理着自己的小窝。我的?#19981;?#19981;如这些懂得生活的猪崽们,我若有所思地想。有时,我惊恐我的少年生活,竟然与楼下的猪争宠。我匆匆?#19979;ィ?#21568;,我的床上?#36130;?#20102;新稻草。那天,父亲还在我的床边按上了一盏属于我专用的电灯,我几乎被这明亮与芬芳的场景陶醉了。那些跳蚤和?#40092;?#24212;该不敢来了吧,晚上,我听着猪们的鼾声,得意忘形地想。月色从瓦缝里挤下来,活泼泼地在我的蚊帐上耍开来,又三三两两落到了楼下的猪圈上。那晚夜色真好,梦好香哩。

阳光、新草窝、米糠、疯长的各类猪草,它们最懂得猪们。它们合着力膘弄着猪性、猪格、猪情,最后以肉肉的猪膘狂放地飚长的姿态呈现出来,外窝里二花脸猪终于长成帅壮汉。春天是创造生命的季节,无论何种生命世界,只要?#25954;猓?#37117;会发生生长的故事。

长大意味着责任。是二花脸猪尽情地生长忘记了前方道路的凶险,抑或它本来就知道成长的责任在于奉献肉身。反正,它被父亲选中去“吊毛猪”了。“吊毛猪”是猪类满怀英雄情结献身的其中一种方式。?#23548;?#19978;它是被主人五花大绑地连毛带“衣”卖了,然后换上公家给的诸如“供港猪”之类的名字,再?#29615;?#35299;成猪肉的形式走向香港,走向城市里的人们的嘴巴。

当二花脸扎扎实实地被绑在手拉车上时,它直而粗壮的四肢朝天朝地富有想象力地挺伸着、颤栗着,似有无尽的冤屈向苍天诉叨,也许它是不?#25954;?#31163;开我家的,或?#21658;?#26159;?#25954;?#27963;着的。只是,它已经失去了这个权利,它的圆而粗短的嘴被一块黑魆魆的绒布堵得死死的,它的?#20391;?#22047;的腹部、宽广而平直的?#24120;?#29978;?#20102;?#30340;?#31494;佟?#23383;头的?#25199;?#34987;绳子紧紧地框定了,除?#25749;?#21560;,它似乎无事可做。它四脚朝天地躺在手拉车上与大地一起自转和公转,它应该是能看到最后的星星?#28216;?#23665;墺上掉了下去,一轮淡月在树梢上挣扎着,撑不住?#21487;?#30340;滋扰,也力不?#26377;?#22320;落了下去。它应该还看到了天上有几?#29615;?#40479;在追赶一?#22909;?#23567;的“蚊丝?#21644;?#23110;?#20445;?#23427;也许还想到了这个世界就是吃来吃去的。

去“吊毛猪”的路上,父亲拉着?#24213;?#22312;前面,我跟在侧后推着车,猪在车里胆战心惊地晃荡。我本来是喜忧参半的,打了大半年的猪草,与这二?#19968;?#24635;有些藕断丝连的情感了。不过,当我听到母亲说,卖完猪,完事后给我买一台燕舞牌双卡录音机,我的立场马上有些动摇了,?#21335;?#29482;的两面刀。再说,在睡梦中父亲就把我?#24052;凇?#37266;了,我睡眼?#27530;?#22320;又上火了。况且,我可以少打猪草了,可以少嗅猪臭味,可以少吃里锅猪食外锅人食的猪米饭喽。

不?#33579;?#25105;的唯一的不舍之情也丢了,而父亲就直接出离愤怒了。这不,我一不小心碰到了猪屁股,猪一激动,让母亲半夜里喂的猪食,都化为一堆热乎乎的东西在我的眼皮底下滚出了猪的身体,我无法回避地盯着这一堆毫无光芒的东西,捂住了鼻子。真臭,糟糕地臭。父亲闻到了气味,停下了车,心疼地围着车子转来转去,一会儿骂猪不争气,一会儿骂我没看住,让猪的肠胃不舒服,一会儿骂家里的母亲不注意喂猪的火候。我呢,只能暗暗骂身边那根绳子,到处绊我的脚。父亲一路心疼地骂着,那黑不隆冬的东西可都是斤两,都是父亲心里的钱嘞!

阳光站上了山头,坡里宣家、望山李家、上章、下章等村子的?#22534;?#38470;?#21483;?#32493;地升起来了,村落逐渐?#32622;鰨?#38646;零落落的。身边的小溪流着好水,有蜻蜓在迴飞,有水鸟在寻?#20197;?#28857;儿。不远处,竟有三三两两的手拉车队在后面赶着路。父亲和我加快了步子,若是拉在人家后面,后果不?#21543;?#24819;。

还好,父亲的脚力挺带劲的,加上我的帮?#27169;?#25105;们与那些精明能干的车把子们一起挤到了前头,到店喽。停下车,父親把上?#38706;?#25972;了整,进收购店一打听,毛猪价是五毛四,回头就乐呵呵地把车推了进去。入得屋里厢,一个人高马大的判价员搓了一下手,踮起脚,顺手捋了捋猪毛,扯一扯猪皮,轻轻地把嘴上的烟弹摸了一下,优哉游哉地进里屋去了。父亲赶忙拿了一根?#27573;?#28246;香烟跟着赶了进去。接着是卸车、过?#21360;?#21462;钱,我家的二花脸猪终于变成了钱,好大一摞。

我们出屋时,有人苦喊着,猪价下落到了五毛一。不远处,有一个男人小心翼?#28156;?#29992;布护着猪屁股,猪挣扎了一下,春光乍泄的当儿,红红的屁眼一乍乍涨涨的,我似乎又一次看到蘑菇云了!

父亲拉着我往回走,身后收购店里面嘟嘟嚷嚷的声音依?#23578;?#22179;,猪也依旧在叫,嘶嘶地,像是从天霄那边传来的。我坐在二花猪躺过的稻草上,似乎听到了它的叫声,渐渐内心就有了一种悸动,无声无息又无边无际,恰似一条游丝,在我的神经末?#37326;?#25199;起来。多年以后,每当一个个年老的亲人或者年轻的人们匆?#19994;?#19979;,在送他们最后一程时,这种翻江倒海的扳扯总折磨着我并不强大的内心。大约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并不富裕的,无数次的离别总会让它渐渐?#32922;睢?#24178;瘪。

父亲却走得铿锵有力,他像一位得了强有力的东风支撑的船夫,驶在一片湿地里,向明亮的湖?#30701;?#23454;有力地前?#23567;?#38065;是人们生活中的发动机,它让人们要么魂牵梦绕地满世界寻觅,要么在它的护佑下理直气壮地站直了身子行走,恰似有形无形的诺亚方舟。如果人们要离开地球去流?#32781;?#22320;球是必须带上的,钱也是咱必须带上的。而现在,二花猪为父亲换来了这一?#26657;?#36825;算是父亲的节日。

阳光温软,金子一般,春天醉人,录音机莺歌燕舞地响起来。二花猪走了,少年两头乌们从里窝住到了外窝,它们欢快地在新猪窝里相互?#20998;?#30528;。当世界出现了一个生物链的缺口时,总有新的后来者把它轻轻补上。我依旧讨厌打猪草,依旧讨厌煮猪食。时间是最好的麻醉剂,在不断流淌的音乐声中我慢慢忘却了二花猪。

夏天来了,我的官方工作自然是父母要求的打稻、耘田、伺候家里的猪和做作业,当然我也设计了私人订制,就是在军营里挖子弹头当少年司令、在沟池里抠泥鳅和游?#23613;?#22312;防空洞里乘凉并顺带在别人的自留地里“借”点水果吃。这两者有着显性和隐性的区别,有着线上和线下的矛盾。我一会儿在线上无精打采地做着显性的猪主人的事业,一方面?#32844;?#26263;地运作着自己的地下工作。其实,这一切都与水有关。

夏天的主背?#31494;?#27700;搭建的。我不停地在水的周围起起伏伏,在水边打猪草,光着身子在水里游泳,在水边挖弹头,给猪槽加满水。两头乌们大口?#32570;?#20102;水,张大了嘴巴哼哈了几下顾自午休了。当那条太婆蛇在猪圈的横梁上挂下来去偷饮猪槽的剩水时,我的心里就喷涌出无数的星星点点的水来。蛇水足饭包地伸了一下舌芯子,吃力地扭回横梁上,沿着横?#28023;那?#36820;回墙洞时。我大口地喘着气,唇焦口燥,忐忑地来到桌子边,拿上茶杯大口喝着水。猪、蛇、我,在水的背景里交织起来,水不声不响地在我们的体内流到着,猪安逸地躺着猪圈,蛇无影无踪。像线一样竖着的蛇的强烈印象反复在我的?#38498;?#37324;叠加,大家在?#36291;?#21644;不?#36291;?#30340;时空转换中,把光景平衡地缀满了。时光在曼妙地闪动,热?#20284;松?#30528;?#35813;?#30340;双翼,缓缓展开,展开,把整个夏色抬得高高的。

耘头番田、耘二番田,父?#30528;?#20239;在泥水田,我躬着身跟在父亲后面。人类最初与大地触碰的姿态都是爬伏的,父亲懂得大地的规律,因而?#19981;?#24471;了?#25237;?#30340;轻松和高效。他在禾苗里?#26434;?#22320;穿?#26657;?#25512;开苗,剔除稗子,前?#26657;?#39034;水抓几条在水面换气的黄鳝,放进竹篓里,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。我弱得很,似瘸子走水田——东倒西歪地蠕行着。胯下的禾苗自然跟着遭殃,不时被我踩到泥地下,一次、两次……当不知发生啥事的蝴蝶从远处呆呆打量我时,我的嘴唇沿、脸孔上已经沾上了很多田里的猪粪料。我晕晕地闻着发酵的猪粪味,浓酸、粘?#24636;?#21050;鼻,我到底恨死了家里的猪。我发誓回家一定朝它们的屁?#20667;?#19978;一脚,不,两脚,以解我的大恨。面对灰色的?#25237;?#25105;永远有歪嘴吃螺蛳——歪对歪的想法。不过,这一切可算作我稍纵?#35789;?#30340;宏伟泄愤法,最后我并没有去打猪,自然,我也从不背后打人。我一直想,猪的美好是用喷香的肉美化了人类的嘴和鼻,用臭的粪作了?#21442;?#30340;营养,偶尔的臭不等于它们是精神意义上的臭。人类的美好是他们常常以自己的善?#31181;?#20869;心的恶,把恶渐渐填埋,让?#22369;?#24930;流淌,滋长,这就是成长的意义,是人生的真?#23567;?#24403;然,面对?#25237;?#26377;人歌唱过去,有人痛骂今天,有人畅想未来,在?#19981;?#19982;不?#19981;?#38754;前,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。不过,那时,我大概的确是讨厌猪粪味的,现在也讨厌,人类的善不是一味歌唱落后,一个在文字里永远歌唱猪粪是香的人,他是不?#40092;?#30340;,除?#29301;?#24403;他守在生病的长辈面前,面对一些排泄物依然说的是香味,那我?#19981;?#30001;衷地替他歌唱的。

蚊子来了。这些黑色的小战斗机,面对阳光,它们弱不禁风,一旦黑?#21040;?#20020;,它们就充满激情,到处寻?#33402;交?#29482;圈是它们最理想的战场,这些小东西密密麻麻地向猪们发出集体的攻击,侦查、旋飞、?#19981;鰲?#27515;亡、凯旋,成功与失败在猪的身体周围不断上演,而猪就抡翻着尾?#20572;?#25159;动着大耳朵进行坚决的回击。母?#23376;?#38386;时也过来助战,她在猪圈外点燃一大把干柴,放上一小束湿辣蓼草,火在影影?#40595;?#30340;夜色中时隐时现,不多时,整个屋子就烟雾?#21248;?#20102;。刺鼻的辣味占据了人的鼻子的所有空间,烟雾强悍地塞满了人的眼。母亲流着泪摸索着上偏屋忙活去了;父亲在烟雾中露出半个身子,闭着眼啜着小酒;我不停地?#20154;?#30528;,泪眼朦胧地估摸?#35834;?#35270;里的映像。我又一次诅咒了猪们。不过,蚊子总算跑远了。躺倒床上,夜莺在楼外低吟,猪们在楼下哼哈,夜色像梦一样一波一波荡漾到了深处。

入了秋。农人自发地展现着?#25237;?#26524;实的色?#21097;?#20182;们让离开土地的庄稼和果?#24213;?#21518;一次与阳光展开了对话,这是一次灵魂深处的交流,他们心照不宣地互相显露了自己?#25237;?#30340;价?#30340;?#26680;。阳光、收获、果实、各种色?#21097;?#36824;有偶尔出来放风的白花花的年猪们,在秋色深处动感地跳跃,喜?#33579;?#26126;亮,热气腾腾,流?#39318;?#27665;间风俗画的调子,人?#21069;?#36825;个盛况它叫做?#39592;鎩?/p>

我也晒,晒的是操场上的稻草。父亲说,晒一下,你和猪都用得着。我把稻草一卷卷铺开了,稻草在阳光面前懒洋洋地风干着。傍晚,父?#23383;?#26032;把它们堆成垛,在夕阳下泛着金黄色的耀斑。月色升起来,随意地在草垛上跳荡、衔?#21360;?#25645;建着蒙蒙的诗景。我与一些愣头青玩藏匿的游戏,我一头扎进草垛里,那是我晒过的稻草,我懂得它的经经络络。正当我屏气静息匿着时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,接着是一对青年?#20449;?#30340;对话,我听得一句“月色正好,嫁给我吧……?#20445;?#19968;种粘稠的暖意从我的内心深处升起,渐渐地在草垛四周弥漫开来,肆意、生动、燥热,也明媚。远处,猪圈的猪高一声低一声吼叫着。秋天,也是个晒情的季节哩!

风从窗子?#21040;?#26469;,一阵紧似一阵,爬上墙,爬进猪圈,爬到已经长成了的猪身上。深冬了!母猪已经慢悠悠地成了蹒跚的姿态,它从容,笃定,?#24826;剩?#24050;经在?#36291;?#22320;保养身体,为春天的孕事作一些必要的准备。

雪下了几宿了,村落里静落落的,只留下小孩和猪的呐?#21543;?#24494;妙,紧缩,兴奋地在白色的世界里回蕩。猪圈发着干草的气息,没有虫鸣,月亮在天上,静静地走动。

雪是季节拧成的最后的章节,年猪是年的序幕。一头最壮的两头乌被悲壮地押上了长?#21097;?#23427;的?#21796;?#22768;让脆弱的生命世界颤抖起来,两头乌不说话,?#21796;?#20307;现了它的全部心思。在大自然的意志面前,一切隐忍与屈从、沉稳与壮美、沉默与呐喊都是虚无的过往。云雾落下来,把天色遮得严?#40092;?#23454;的。

我躺在床上,发着高烧。晚上,母亲端过来一碗猪血,我喝下,满身的热在我的血管里跳跃着,猪选择尊严的方式融进了我的身体。

多年后,当我从父亲手上接过老屋的钥匙,猪们早就走了,只留下隐约游走的猪圈味。

我习惯性地摸了摸木?#21018;ぃ?#21457;现我的长期离开泥土和猪草的手已经与猪圈格格不入,我是永远抵达不了过去的生命世界了吧。

“嘣”的一声闷响,过年了!

?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湮灭者祖拉玛特打法
牌技怎么分活门死门 河南11选5走势图一财经刚 新疆时时走势图大全 儿童围棋口诀 麻将二八杠免费学视频 香港十二生肖开奖2019 扑克牌三 新时时软件 福州按摩全套 六开彩开奖资料 时时彩黄金分30中29 时时计划 海口小姐上门按摩服务 实况足球手游周年庆是多久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表 腾讯分分彩5码倍投方案